Untitled Document
  秦皇岛市抚宁区委宣传部  秦皇岛市抚宁区文明办主办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邮箱 联系电话:0335-7129171
| | | | | | |
| | | | | | |
身边的感动—孝老爱亲杨莹
  

爱 在 身 边

她叫杨莹,是抚宁县骊城学区田各庄小学的教师。她的丈夫叫杨栋,现在是田各庄中学的一名教师。在工作上,两个人勤勤恳恳、兢兢业业,虽然没有做出什么突出的贡献,但凭着自己的为人处事也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他们本不想把家里的事拿出来说的,可同事们都说:“这些年你们做了那么多,那么辛苦,生活压力太大了,倾诉一下也是一种压力的释放!”为此他们很感激同事们。要说起孝亲敬老他们夫妻俩一直在做,而且做了很多。下面讲述的就是一个发生在孝心充溢的温暖家庭的故事。

杨莹家的老人是婆婆。年近六十的婆婆是严重的老年痴呆 ,虽能勉强行走,但对于世事却已一无所知:不知自己的年龄属相,不识身边的亲戚朋友,不知冷暖饥饱,也不知大小便应去何处。作为膝下的儿女,他们努力让母亲安享晚年,让她享受天伦之乐。十多年来,杨莹和丈夫也是一直朝着这个目标努力。每天给婆婆洗漱、为婆婆按摩捶背、搀扶婆婆锻炼身体、喂婆婆吃饭吃药……照顾好婆婆的生活起居,是他们每天的必修课。十年来,从未间断过,也从来没有放弃过给婆婆治疗。

说起婆婆的病,还得从杨莹刚参加工作时说起。她1999年毕业参加工作,那时刚刚20岁,也就在那时,她认识了丈夫杨栋。杨栋为人很忠厚老实,也很乐于助人,在工作上也经常帮助她,慢慢地两个人都对彼此都有了好感。2000年的暑假,两个人想明确一下他们俩之间的关系,可就在此时,一个晴天霹雳降临到了他们的头上。

2000年8月30日的夜晚,是一个让他们永远无法忘记的夜晚。杨栋的父亲由于煤气中毒而过世,母亲也是奄奄一息被送往281医院抢救。本来和和美美的一家,就这么没了,只剩下杨栋和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妹妹。记得当时的情景太惨了:杨栋伤心欲绝、不知所措;妹妹哭的像个泪人似的,她拽着救护车上的医护人员拼命的喊:“你们别走啊,把爸爸也带上吧,求求你们了,把我爸也带上吧!”可是医护人员却说:“孩子快放手,先抢救活着的人吧!”兄妹俩无奈的松开了手。看着救护车上的母亲,又看了看躺在冰冷的地上的父亲,杨栋哭泣着说:“小雪,你去照看咱妈,我留在家里给爸送终。”当时全村所有在场的人都眼含泪水:“真可怜啊,这以后让两个孩子怎么活啊!”

好在有了村里人的帮忙,父亲的丧事很快就办完了。就在杨栋给父亲守灵的那个晚上,杨莹一直陪着他。也就是在父亲的灵柩前,杨栋眼含泪水哽咽的说:“现在,我家都这样了……你还是重新考虑一下吧,我不会怨你的。”杨莹已记不清当时自己是怎么说的了,只记得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。

学校开学了,杨栋请了假,专心在医院照看母亲。可是没过几天,妹妹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下来了,他又不知所措了。一边是母亲病重住院需要钱,更需要有人陪护;一边是妹妹年纪还小,不能放弃学业。左右为难的杨栋私下征求了杨莹的意见,杨莹思索了一会儿,给出的答复是:“不能不上学啊,会耽误她一辈子的。”妹妹也说:“哥,上学的学费先帮我借一借,等我毕了业再还。”就这样妹妹上学走了,家里边所有的门都上了锁,杨栋带着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来到了医院,专心照顾母亲。

医院的护士们了解到他们家里的事,也很同情,对他们也特别的关照。白天医院里人多,还不觉得什么,可是到了晚上,夜深人静,杨栋蜷缩着和母亲躺在一张病床上,心里的伤痛就再也压抑不住了,倍感孤独与无助,想家、想父亲、想以前的一切一切……

每逢休息日,杨莹都会从家里坐车辗转去医院看望他们母子。她的话不多,但她想让他们母子知道:不是所有的人都离开了他们,还有她在。也确实,杨莹的每次探望,都让杨栋倍感温暖,但杨莹也能看得出杨栋在她面前故作坚强。

两个月后,从医院回到家里,母亲的病并没有恢复的像以前一样。由于中毒过深导致小脑萎缩,时明白时糊涂,右半部肢体行动不便,最主要的是落下癫痫的毛病,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发病,根本离不了人。可杨栋也不想再耽误工作,妹妹又在上学,无奈又在杨莹的建议下花钱从村里请了个临时保姆。这样一来,工作的时候也不会总是惦记着家里。可是,仅靠杨栋每个月600元的工资,要拿出300元来支付保姆的工资,剩下的还要给母亲买药,掏妹妹的生活费,经济上的困难可想而知。不过有了杨莹的贴补与支持,日子还算过得去。记得有一次,妹妹回到家,给杨栋要生活费,他急了:“就知道要钱,我哪有钱给你了!”妹妹哭了,他哭了。外面洗衣服的杨莹听了,也哭了。她从兜里掏出仅有的200元钱塞到了妹妹的手里:“她还是个孩子,总不能让他在外面挨饿啊!她能有什么办法呢?”

转眼就到了年根,杨栋的脸上不见一丝笑容。由于家里缺少人气,杨莹没有离开,一直陪伴在这个家里。尽管这样,那个年,家里过得仍旧特别冷清,让人心酸。那两年,他们两个人都不喜欢过年,更准确的说是怕过年。

2002年的春天,杨莹和丈夫杨栋领取了结婚证,准备五一举行仪式。当时他们手里攒了不到3000元钱,估计差不多够用。可就在他们积极准备婚礼的时候,婆婆突然发病,摔倒在家里,人事不醒,头部摔伤血流不止。当他们从单位赶回家时,救护车也已经到了。婆婆又被送进了中医院,在医院治疗了近一个星期,不见好转。

看着丈夫杨栋心事重重的样子,杨莹明白丈夫又在发愁了。婆婆的状况一日不如一日,丈夫的心也一天比一天沉重:想给母亲治病,又没钱,又缺人陪护。杨莹怎么能看不出来呢?当场表态:“我们还是转到大医院去吧,只要能治好妈的病就行。”就这样,又一次来到了281医院,治疗了一个星期。最后主治医师告知:老人的病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,小脑萎缩只能靠药物控制,至于癫痫病也是一个世界性的医学难题。丈夫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。在出院回家的路上,杨莹拉着丈夫的手说:“我们以后就尽可能的让她穿暖、吃好、吃饱,有时间多陪陪她吧。”

回到家里,杨莹亲手包了一顿饺子。在饭桌上,一家人吃着热腾腾的饺子,丈夫再也止不住眼里的泪水,搂着她说:“谢谢你!”至今丈夫还经常提起那顿饺子,说那是杨莹包的最好吃的一顿饺子。

五月的婚礼泡汤了,他们就改在了十月。记得婚礼那天,来了很多同事和朋友,丈夫也喝了很多酒。接下来的日子他们俩一方面尽量不耽误工作,另一方面又要照顾好家里:洗衣、做饭、照顾婆婆的起居生活。虽然婆婆偶尔发病,但生活总体过的还算平静。由于家里条件不允许,前几年他们打消了要小宝宝的念头。

2002年,丈夫杨栋由于工作需要调往中学任教,学校考虑到家里的实际困难,特许他们搬到学校的公房里住。这样一来,丈夫在工作之余就可以看看母亲,去掉了他的一块心病,而杨莹却要一人骑车跑家。在学校住的那几年,母亲的病虽然没有好转但也没有加重。可让杨莹看在眼里的是:在丈夫的心里始终有一个想法,他虽不说但杨莹心里明白。每逢亲朋好友聚在一起,丈夫总要打听母亲的病如何治疗,“寻医问药”不论他走到哪里都记在心里。

2007年,女儿的降生给这个家里带来了几许欢笑。不过家里的一老一小,着实让他们俩每天手忙脚乱。去过他们家的亲戚朋友都见过这样的场景:吃饭时,丈夫喂母亲先吃,杨莹就喂孩子吃,丈夫喂完母亲自己吃,而杨莹就等丈夫吃完看孩子,再换她去吃,吃过后,杨莹还要收拾碗筷、整理家务。看着婆婆不知道疼爱孙女,更不会带孩子,不能享受天伦之乐,杨莹的心理也有种说不出的滋味。面对着痴呆发傻的母亲,丈夫杨栋也不免抑郁寡欢,更是满脸的无可奈何。

2008、2009年,丈夫杨栋担任中学毕业班的班主任,杨莹也接连担任小学毕业班的教学任务,工作压力很大。为了工作上不落后,更是为了学校孩子们的前途,让他们考出个好成绩,他们俩每天早出晚归,钻研教材,辅导学生。也因此,花在婆婆身上的心思比以往少了许多。还未满一周的小女儿没时间照顾,只好长期放在姥姥家。记得有一天晚上,他们俩拖着疲惫的身心回到家里,照顾婆婆吃过饭后,正准备上床睡觉。这时,只听到婆婆在房里胡言乱语,大喊大叫,把两个人吓得一时不知所措。找来村里的医生也搞不清楚状况。只好送往县医院,做了个全身检查,医院也没查出究竟是什么毛病。经过几天的治疗,症状没了。之后回到家里,杨莹无意间发现,婆婆平时吃的药瓶里的药全都不见了,顿时恍然大悟。当问起婆婆是否把药全吃了时,婆婆扯着嗓子说:“我不想活了,我、我……把药全吃了。”难得清醒的婆婆说出了这样的话,他们俩顿时觉得心里很愧疚,没能照顾好老人。两个人纷纷拉着母亲的手、杨莹抚摸着婆婆的额头说:“妈,咱不能想死啊!得好好的活着,你还有我们呢!”让人值得欣慰的是:丈夫杨栋所教的学生在毕业考试中没有辜负学校、老师和家长的期望,成绩优异,大获丰收:杨莹在工作中的表现也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。不过他们心里明白,这份收获里也有婆婆的一份功劳啊!

2009年的暑假,杨莹和丈夫两个人搀扶着婆婆,一同搬进了贷款买的房子里。他们把孩子交给了姥姥,把婆婆暂时托付给了小姑,毅然踏上了前往北京的征程。听朋友说北京武警总医院治疗癫痫病很有名,丈夫很想去咨询一下。只要有一线希望也要治好婆婆的病。杨莹也支持丈夫的想法,陪他一起来到了北京。走在北京的大街上,丈夫的心里很不是个滋味:快十年了,为了在家照顾婆婆自己很少陪妻子出去逛街,也从未带她出过远门。每当节假日,杨莹总是眼看着同事和朋友们全家开心的出去游玩,而她却只有羡慕的份,因为她和丈夫有责任在身。杨莹知道丈夫很无奈,很累,很辛苦。她能感受到丈夫的心里也一直觉得对自己很愧疚,还是应该更理解他。经过咨询,没能得到武警医院大夫乐观的答复,抱着希望而去,却带着失望而返。

回到家继续过平静的生活。自从搬进新房,婆婆的洗澡问题解决了,也不会担心婆婆走丢了,更不会担心婆婆会倒在冰冷的雪地中。但由于婆婆智力越来越低下,经常回到家后,一片狼藉,满地的屎和尿,满屋子难闻的气味。为了让婆婆中午能吃上饭,杨莹和丈夫每天中午都要从单位赶回家做饭,照顾婆婆,打扫卫生。无论春夏秋冬,风雨不误。就在前些天,他们因有事回家晚了,到家后发现婆婆又倒在了血泊中,丈夫帮母亲擦拭伤口,杨莹忙前忙后的找药找大夫。一阵忙活之后,看着可怜的婆婆,他们无语。面对被病魔折磨得遍体鳞伤的婆婆,杨莹想:我们还能为婆婆做些什么呢?

这就是杨莹和丈夫杨栋十年来的生活。他们每天重复做着同样的事:上班,努力工作;下班,照顾婆婆的饮食起居。他们俩共同的心愿就是:希望母亲能一天比一天好起来。

杨莹和丈夫结婚近十年,却用十二年不离不弃的坚持服侍因煤气中毒而小脑萎缩的婆婆。她十二年悉心照料婆婆的事迹,让周围所有的人动容;而他为爱坚守、不离不弃的行为更值得很多人仰视。

Untitled Document
文明骊城网版权所有© 冀ICP备09049287号